黄仁勋:ARM总部留在英国 并在当地建设人工智能中心

黄仁勋:ARM总部留在英国 并在当地建设人工智能中心.jpg

腾讯科技讯 9月14日,英伟达收购ARM召开在线媒体会,英伟达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黄仁勋表示,今天,我们正式宣布我们将从软银集团手中收购ARM。

以下为媒体会全文:

英伟达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黄仁勋:英伟达是一家领先的计算机人工智能企业,而ARM的业务涵盖极其广泛的计算机生态系统设备门类。迄今为止,ARM总共销售了超过1800亿个芯片。通过两家公司的结合,我们将能够带来全新一代的人工智能平台,包括云数据平台、手机、自动驾驶汽车、物联网等。

这在财务上也是大有裨益的,我们预期这次的收购会立即提高英伟达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的毛利率和每股收益。除此之外,对于ARM的员工来说,意味着新的职业道路,他们有机会加入全球发展速度最快的技术型公司。而对于英伟达来说,这会为我们的开发人员引入新的生态系统。因而,对两家公司的客户来说,都是可以激发创新的。

英伟达将延续ARM的开放式许可协议模式及其客户中立性,致力于为全球各行业的客户提供服务。我们热爱ARM的商业模式,实际上我们想要扩张ARM的产品组合,并将其与英伟达的技术进行结合,进而扩张ARM的生态系统。

对于ARM和英国来说,我们有意进一步发展ARM,ARM的工程师们拥有全世界最优秀的大脑,我们还想要吸引更多的优秀工程师,进一步促进研发。我们希望这些工作在英国剑桥进行,这是ARM的辉煌开始并继续延续的地方,ARM的那些出色的工程师也在这里,所以我们会保持剑桥ARM大本营的地位。我们还想进一步提升ARM以及英国在人工智能领域的领先地位,我们将在剑桥设立世界领先的人工智能实验室,这对人工智能来说,将是哈德隆对撞机或哈勃望远镜。

在这里,英国乃至全世界的工程师们、科学家们会利用超级计算机带来突破性的创新,这些创新将涉及医疗、自动驾驶汽车等领域。这一实验室也会进一步促进我们在英国已经有的一些科研合作,包括葛兰素史克(GSK)、剑桥大学国王学院、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剑桥纳米孔公司(Oxford Nanopore)等。我们还将继续扩张我们的人工智能孵化项目,叫做AI Inception。‘’

总而言之,我们对这次收购怀抱很大的期许,技术上的机遇从未如此令人兴奋。我们今天所宣布的合作是有史以来最强大的。

ARM首席执行官西蒙塞加尔斯:我们在过去几年都一直致力于建立一套全球标准,并且我们还在剑桥总部创建了一家公司,为的就是将计算(Computing)输送到一切需要它的各个角落。我们在过去几年,通过大量的投资,对我们的产品组合进行了扩张。而如今,通过与英伟达的结合,我们将走上人工智能领域的全新的旅程,我们将在我们的芯片上搭载人工智能,以实现越来越多的用户实例。

分析师:2016年,软银集团收购ARM的时候,英国政府当时是想要软银依法信守员工人数相关的承诺,并保证ARM的总部一直是剑桥。在你们的收购案中,有没有此类的条款呢?有没有哪些非正式的协议呢?此外,近期美国对中国的打击是否会给你们带来什么冲击?

黄仁勋:为了对英国进行投资,并进一步扩展ARM的研发,更重要的是,为了建造一个世界顶尖的人工智能实验室,并为其配备欧洲最强大的超级计算机,在与英国政府对话的时候,我们保持相当开放的态度。我们希望我们可以吸引英国以及世界范围内的优秀的研究人员。我们会在剑桥进行这项工作。我们是世界上发展速度最快的公司,并且我们会对ARM以及人工智能实验室进行大量的投资,我相信英国政府也将意识到我们是在对英国进行巨大的投资。当然,我们很快会就这一块与英国政府就采取怎样的框架以实现这一目标进行对话。

技术源自英国,也会留在英国,ARM的总部仍将是在英国,相关的工作也会继续在英国进行。因此,此项交易不会带来任何的变化。

分析师:其实ARM的独立运营一直以来,都在确保其保护自身的商业模式。而与四年来ARM完全独立经营相比,能否谈一谈,什么样的变化会让你们认为,ARM不再能作为独立的个体进行运营,考虑到你们的一些大客户,包括苹果、高通也有可能考虑开发自己的指令集架构技术等等。你们对这一延续了数十年的商业模式是怎么看的?

ARM首席执行官西蒙塞加尔斯:独立运行一直算得上是我们的一大优势,其也是我们能将我们创造出来的技术加以合理部署并带来价值的前提条件之一。我们的独特的商业模式也是我们能够成功售出超过180亿个芯片的一大因素。这一次的部署将让我们可以对我们的技术蓝图进行投资,尽管我们现在隶属于另外一家公司,但是我们会继续延续这一的商业模式,在一定程度上实现独立运营,我们也将以同样的许可协议模式,继续服务于我们半导体行业的客户们,这方面是没有任何变化的。

黄仁勋:我来补充一下,独立运营这一优势最终会促成开放性和公平性,我们是有强烈的意愿保持这一特性的。因为这一商业模式是唯一一种进一步扩大ARM的成功的方式。我和西蒙都有看到,在未来,我们所需要的计算(Computing)的架构,尤其是对于云、高性能计算、边缘数据中心、自动化机器、机器人、自动化的物联网设备等来说,这些领域的架构将发生变化。而我们会在其中加入人工智能的元素,为达成这一目标,我们会进行巨大的投资。

分析师:有没有任何一个你们现有的客户,包括苹果或高通,有提出,你们可能会失去独立性?

ARM首席执行官西蒙塞加尔斯:我跟我们的很多客户都有过沟通,是听到一些流言。而对于我来说,很重要的一点是要跟所有人澄清,ARM将维持其商业模式,会继续服务于我们的那些多年的老客户,所有人都明确了这一点,包括ARM、软银集团以及英伟达。

黄仁勋:我们的客户最终会对这个交易感到很开心,因为他们不光能得到之前就已经存在的好处,他们甚至能得到更多,因为我们英伟达将奉上我们的技术,以加强现有的生态系统。

分析师:你们有提到,你们开始跟英国政府进行对话,在员工人数方面,你们有意愿设一个具体数字的目标么?

黄仁勋:我们是一家截然不同的公司,我们能提供不一样的东西。因此,看这个问题的最好的方式是,我们抱开放的态度,我们有意愿找到一种建设性的架构,而这种架构可以与我们的最终目标以及投资机遇相呼应,我们一定会跟英国政府进行对话,然后找到一个合理的方案。

分析师:你们是否会担心,由于美国禁止中国的公司使用经ARM许可的产品?你们有没有什么相关的预防措施呢?

ARM首席执行官西蒙塞加尔斯:让我先来解释一下出口条例是如何实行的。任何公司,如果他们有出口产品的话,他们必须了解他们的业务所在国的相关海关条例,其中包括产品所涉及的任何技术上的限制。我们主要在英国进行产品的开发,当然也有一些开发是在美国、欧洲其他国家、印度等世界上的很多国家进行的。就出口限制而言,我们需要考虑的是产品所包含的方方面面,哪种设计、谁设计的、相关工作时数等,这些是出口限制在评估一个产品是否合规的标准。这与产品的所属公司是谁无关,只跟产品本身有关系。我们的大部分产品都是在英国或者美国以外的地区生产的,基本上不受美国出口条例管制,在这方面我们是很谨慎的,因为我们必须遵守所有与产品出口有关的法规。而拥有一个美国的母公司,不会带来任何这方面的变化。

分析师:你们提到,英伟达的图像处理器(GPU)和人工智能技术会被加入到ARM的产品组合中去。能不能详细谈谈,是哪一部分的图像处理器(GPU)和人工智能技术?届时,ARM的客户能否将此整合到他们的芯片中去?

黄仁勋:我们的终极目标是,我们想为我们的客户提供尽可能多的产品。我们一直都没有做到的一件事是让生态系统如此之广,而ARM在过去三十年来正有着这样的愿景,创造了这样一种商业模式,并有着极其高效节能的架构,他们的产品被各种电脑所采用,也用于各种不同体量的计算(Computing)中。在未来,人工智能将被嵌入所有这些技术中去,世界各地的机器都将应用这一技术。而最终,我们的客户需要什么、想要什么,才是决定因素,而我希望他们想要和需要的东西很多。

正如大家所看到的那样,ARM还没有享受到我们高节能的图像处理器(GPU)所带来的好处,我们还有在全球计算网络领域领先的Mellanox。而我们的触达全球市场的能力是有限的,有了ARM及其数以千计的合作伙伴,我们触达的客户和市场将显著地增长。我们对此保持相当乐观。我们在指定策略和愿景的时候是充分意识到这一点的,我们热爱ARM的商业模式,我们热爱ARM的生态系统,我们很高兴可以将我们的技术提供给多得多的客户。

分析师:对于公司的资产负债表来说,哪方面带来一些压力呢?这么大的收购案,肯定会带来大量的现金。另外,就整合两家公司,你们有什么样的计划么,尤其是你们的中层领导团队?

黄仁勋:首先,很高兴的是,软银集团主要会以股票的形式进行交易。他们信任这家公司,他们看好这次收购案,他们想参与到我们的未来的发展。他们对于人工智能的愿景造就了这样的一次收购,这正是他们几年前关于人工智能的未来的预期的完美呈现。

关于两个公司的整合,我们会在剑桥有我们的英伟达事业部门,会有一块很棒的办公区域,我们会在那边进行更大的投资,并建设世界顶尖的人工智能科研设施。很令我欣慰的是,西蒙带领的ARM团队对此次的结合感到异常兴奋,我们将一起建造世界上最伟大的公司。

首先,这个收购案还没彻底收尾。整合程序不会在那之前就启动。而收购完成后,我们也会以两家完全独立的公司的形式运营,届时我们会有大把的时间来讨论我们的整合计划。很棒的一点是,两家公司是完全互补的,我们所涉猎的范围是完全不同的,产品不同、服务的市场不同、商业模式也不同,所以完全没有重合的地方。所以,这其实和整合关系不大,而是和战略性愿景、增长有关,这是两家能力完全不同的公司联手创造出全新的、独特的东西。

分析师:你们是否会继续开发Mali图像处理器(GPU)内核么?另外,你们是否会继续开发RISC-V么?

黄仁勋:是的,两个产品都会继续开发。我们有客户既是RISC-V的用户又是ARM的用户,而两个是完全不一样的东西。它们都需要微处理器,但是是很不相同的。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英伟达计算(Computing)平台的图像处理器(GPU)和Mali图像处理器(GPU)。其中一个是生态系统,其附带资源丰富的计算平台,其中包括软件、工具、以及大量的第三发开发人员。ARM的生态系统的资源的丰富度与RISC-V是有所不同的,我们公司将RISC-V用在各种芯片的内部中央处理器以及控制器中,我们可以继续这么做。在一些大的芯片中采用微处理器的方式是很好的。

在基于图像处理器(GPU)的计算(Computing)方面,是一样的道理。一些客户对Mali非常满意,我们会继续为他们提供Mali。那些想要资源更丰富的生态系统的、对人工智能或加速计算以及其他建立在我们的生态系统的工具或游戏感兴趣的,图像处理器(GPU)对他们来说都是很好的选择。两者都是互补的,所以我们会持续这两个产品的开发。

分析师: 就美国与中国之间在人工智能领域的竞争而言,这次的收购案会为其带来怎样的变化么?

黄仁勋:现在,人工智能领域的竞争是全球性的,这是自动化的自动化,是由计算机来写那些人类无法写出来的程序或软件,让一些程序变得极其智能。这一进步给很多个行业都带来巨大的影响,包括医疗、交通、物流、制造业等,我们将从人工智能的发展得到的益处将是深远的。任何一个国家都参与了这一场竞争,大家都汇集了他们最精英的研发人才和优秀工程师,而这些人知道如何带来突破性的创新,并知道如何将这些创新应用于各行各业。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英国进行这一投资,这也是为什么英伟达和ARM的结合是如此地理所当然。我们最终的目的是,创造这样的一个人才集合地,来进行这些突破性的工作。这样,英国的这些优秀的人工智能开发人员就不需要离开英国,可能在这之前,符合他们期望的研发设施只能在别的国家被找到。而其他国家的优秀人才也会被吸引到剑桥,进而剑桥会变成欧洲最大的人工智能研发基地。

特别重要的一点是,吸引并留住世界顶级的工程师是非常困难的,这方面的资源是非常稀缺的,这也是为什么世界上的高精尖技术企业为数不多的原因。在剑桥的ARM总部,我们有世界上最厉害的工程师们,这也是为什么ARM的中央处理器是世界上最有名的了。我为能在剑桥参与人工智能研发中心感到很荣幸,参与人工智能领域的竞争对英国来说非常重要。

分析师:能否谈谈你们的Mellonox中国合资公司的进展呢?

黄仁勋:我们近期走了一系列法规方面的流程,我在这方面算是有经验的,我认为他们对这个交易将相当满意。因为,我们将为中国市场带来更多的解决方案,这对客户和市场来说都是好事。这一合资公司的架构不会发生变化,我们仍将控小部分的股。

分析师:如果你们受到某些国家法规制定者的阻挠,而没法谈成这一交易,比如说中国,你们有没有什么备选计划么?

黄仁勋:备选计划就是“一切照旧”。我们最近进展相当出色,我们在基于人工智能的计算(Computing)领域占据领先地位,我们也在飞速增长,我们将持续这么做。我其实在意识到这是有生以来唯一的一次机遇的时候,看到这么好的机会,我立马就把它提上日程,这也是为什么,我当时是出价最高的一个。这个交易出价相当慷慨,这对软银集团来说是非常好的,当然这也给我们带来相当大的好处。备选方案当然是一切如常,而我们的首选计划是,我们要把这件事办成,要取得成功。这与促进竞争有关,这会给客户带来益处,我认为有关部门会非常乐于支持这一举措。

分析师:那你们对法规方面的流程将走多久有没有个预期呢?

黄仁勋:没有办法预期。就Mellanox那个交易而言,我们当时是预期18个月,而我们花的时间是在一年到18个月之间的。这次的话,我预期将超过一年的时间。我们需要告知相关部门与技术有关的信息,告知他们市场的动态,还需要让他们能够问大量的问题,所以这可能会花一年的时间。但是,我们对成功促成这一交易非常有信心。

分析师:你们认为,ARM在过去四年中有发生哪些变化么?

ARM首席执行官西蒙塞加尔斯:在过去的四年中,我们对技术进行了大量的投资,以增加产品的种类并扩张我们所服务的市常软银集团十分地支持我们,我们长久以来的目标也未曾发生过改变。在前面提到的承诺方面,还有一年不到的时间,我们有详尽的计划,以完成我们所签订的承诺。归功于这些投资,我们取得了领先的地位,并将我们的技术用在了数据中心、5G网络等领域,也进一步提升了图像的效率以及产品的安全性。在物联网方面,我们的产品种类也比以前多很多。我相信,这次与英伟达的联合,将让我们能进一步实现我们的目标。

黄仁勋:我认为,将ARM私有化是个相当棒的主意,这有助于ARM在三个截然不同的市场取得出色的成果,这要是一个上市公司来说是相当不容易的。你们对数据中心、服务器、中央处理器、汽车的应用方面进行了投资,也取得了不容小觑的成果。而这对一个上市公司来说是相当困难的。

而如今,英伟达将受益于这些投资,而软银集团和孙正义将从我们的股价中得到好处。我很高兴,软银集团可以作为主要的股东和一个很好的合作伙伴,而孙正义与我们有着相同的关于人工智能的愿景,他已经谈论这个话题有很长时间了。孙正义是一个有远见的人,他促进了个人电脑革命、互联网革命、移动互联网革命、中国互联网革命。而如今,他又掀起了人工智能革命。他带动了所有这些革命,并在这么多次计算(Computing)浪潮中作出了多次正确的投资,而我们是新一代的计算(Computing)革命。我们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我们会将西蒙这几年所做的所有投资,与英伟达的人工智能技术、计算架构进行结合,以服务于各行业最广范围内的客户。因为物联网将影响到所有的行业,影响到世界范围内大小不一的计算设备。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rgzn.la/518.html
-- 展开阅读全文 --
人工智能就像一把通往未来的万能钥匙
« 上一篇 09-14
改变2020年及未来的8大人工智能趋势
下一篇 » 09-1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