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人类的工具,顾问,还是取代物种?

How AI is getting along with Human being?人工智能,人类的工具,顾问,还是取代物种?

接着讨论这个非常有意思的话题。上一篇文章探讨了AI会取代人类一部分工作,但会带来更多新形态的工作。这些新形态的工作,一部分是为了发展AI本身而需要的服务,一如为了用好电脑和网络,我们需要大量信息化科研人士和ICT工程师,另一类,是因为AI带来了新的社会和商业形态的可能性,人类利用AI去为各种行业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创造新模式带来的工作机会,可以简单说是AI+。从未来一段时间看,人类会减少从事在重复性的, 强规则性,危险性的工作,而更多去做危险度更低,情感性要求更高,更细致,更具管理性质的工作。我对此抱有乐观态度,人类不会简单因为AI能够做他们原来可以做的工作而失业,而是会因为AI承担了事务性工作而升级去做更高级更需要综合思考和情感能力的工作,这就如同一个人升职之后,开始管理团队了,他的工作量不见得减少了,但是工作的性质会发生变化,事务型实操型的工作量会减少,而团队协同管理的工作量会增加。未来的人类可能每个人都需要管理一个团队,团队成员不一定是人,而是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人类的工具,顾问,还是取代物种?.jpg

北京中联科创人工智能AI大数据开发

从更远的视角来看,AI和人类的关系将决定我们之间的分工,上一篇文章讨论过,人工智能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还是只能处在一个工具最多顾问的位置,如果一定要把机器类比成人,那么他们更多应该象我们的搬运工 消防员 探险队员,或者是某一个细分领域的专家顾问。人类不应该或者说很长很长一段时间内,不应该创造一个跟我们一样的人工智能。这就像一个公司的CEO,会请一些专业领域的专家去咨询他们,培养他们,投资他们,但绝对不会把他们当做自己的候选接班人。

但在思维领域,到底人和AI如何分工,这其实是一个渐进的发展过程,我们其实已经把大量的记忆运算的工作交给了机器。接着我们把很多模式识别,规则判断交给了电脑,为了进一步省事,我们把视觉,听觉乃至嗅觉跟触觉也分了不少给了电脑,这样机器就可以开始为我们看,为我们听,为我们做计算和判断,这个阶段的AI其实更多是IA (intelligence augment) ,为人类增强智能的形态。随着我们给它配备更多的数据和各种各样学习反馈监督的机制,机器智能在某些领域已经超过了人类,比如下棋或者高频金融交易。但是他能不能更进一步替我们做综合性的决策,运筹帷幄,这实际上是我们现在还无法回答的问题,到目前为止,我们其实也没有办法让人工智能真正的去像人脑一样的思维,因为人脑到底怎么工作,说实话现在也还是不清楚,就像人类发明飞机并不是完全仿照鸟类的飞行原理,而只是让飞机飞行和鸟飞行产生同样的效果一样,现在我们的做法,其实是让电脑以一种尽量和人脑产生相似的结果,或者在已知逻辑框架里逻辑性最高的结果的做法。所谓的AI神经网络只不过是一种拟人手法而已。就像蒸汽机,电机,工程机械把我们从各种繁重的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一样,人工智能首先是把我们从各种低级别的脑力劳动中解放了出来,接下去在多大程度上我们要赋予AI更进一步的能力和工作,我觉得,即使技术上可以真正实现通用型AI,也就是具备自我学习能力和自我意识的AI,人类也会在相当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通过法律经济各类手段限制这种技术,人类会需要保持最后的决策权和控制权。这也就是为什么欧美出台了非常严格的数据管控和反垄断的法规,科技巨头必须要被严格限制获得和使用大量数据,也必须互相制衡,避免一家独大,在无法完全了解通用型AI这种物种之前,只能严格限制喂给通用AI的食物,和喂养通用AI的人。

本文经授权后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 展开阅读全文 --
如何借助RPA+AI解决方案,持续提升企业竞争力?
« 上一篇 07-06
澳大利亚政府推出人工智能工具 可帮助夫妻分割资产
下一篇 » 07-06

发表评论